对茅台酒价格的 经济学理分析

产品

对茅台酒价格的 经济学理分析

  茅台酒是消费品,亦兼具收藏品和投资品属性。作为白酒界的“硬通货”,茅台酒市场流通性高,储存或收藏带来的溢价相对容易变现。而投资和收藏茅台酒收益的预期,推动了茅台酒需求的上升。这些因素叠加,使茅台酒需求增长显著快于供给,进而拉动价格持续上涨。

  如果问,过去10年投资什么收益最高,很多人会下意识地认为是房地产。投资茅台酒股票的人要笑了,因为他们获得的收益更高。按复权后的价格计算,自2009年初至2019年4月12日,茅台酒股票价格累计上涨了12.2倍,远高于同期京、沪、穗、深四个一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的价格涨幅。

  不独股票,投资茅台酒本身的收益也颇为可观。数据显示,2009年初茅台酒市场零售价在650元左右(53度飞天茅台,500毫升,下同),今年初则已上升至2000元左右(实际成交价,茅台集团建议零售价为1499元),很多地方甚至有价无市,不少消费者想买而不得。

  这只是新上市茅台酒价格。事实上,酒是陈的香,假如2009年花上650元购买一瓶茅台酒,然后妥加保存,到今天累计涨幅跑赢房地产也应该问题不大。这就带来一个有趣的问题,为什么茅台酒价格能长期不断上涨,平均涨幅甚至超过房地产“黄金时代”的商品住宅价格涨幅?

  不妨以新上市茅台酒价格为例,一窥个中奥秘。之所以选择分析新上市茅台酒价格,一则因为其直接间接影响茅台酒股票和陈年茅台酒价格,是三种价格中最为基础的;二则因为其投资或金融属性最少,基本面因素即能较好解释其波动变化。

  那么,究竟有哪些基本面因素影响茅台酒价格呢?是生产成本上升推动了茅台酒价格上涨吗?无疑,随着劳动力、原材料等的价格上涨,酿造茅台酒的成本也在上升。但成本上升一定会推高茅台酒价格吗?基于两方面的理由,笔者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据茅台集团披露的信息,近年来茅台酒毛利率一直保持在90%左右。很难想象,在茅台酒价格中的占比连10%都不到的生产成本,会对茅台酒价格之“整体”产生重要影响。其次,企业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在决定是否提价时,要盘算的是价格上涨的收益能否弥补客户的损失,而并不直接关注生产成本。况且,对企业而言,生产成本或多或少是能控制的,但市场却不能,即使垄断企业也不例外。经济学上所谓的成本加成定价(cost-plus pricing),只是想象中的产物而已,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并不存在。

  那么,是因为茅台酒的产量太有限了吗?如果产量很少,且不能灵活调整,高价格就不难理解。然而,事实并不支持这一点。2018年,茅台酒基酒产量4.97万吨,比2008年增长1.43倍,同期国内生产总值实际增长1.15倍。过去10年茅台酒产量增速要快于国民经济中不少商品和服务。

  看来,要破解茅台酒价格之谜,仅考虑供给侧远远不够,还须从需求侧作进一步分析。理论上,即便供给以一个不慢的速度增加,只要需求上升得更快,价格依然会不断上涨。那么,过去这些年,茅台酒的需求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假如茅台酒的需求可直接观察,这个问题自然迎刃而解。可惜我们能观察到的永远是茅台酒最终的成交量(或成交价格下的需求量),在库存变化不大的情形下,它与茅台酒的供给量基本相当,而与意图中的需求并不一致。为此,只好退而求其次,从相对容易观察的影响因素入手分析茅台酒需求的变化了。

  在各种影响因素中,最重要的当为收入。一般而言,收入对需求的影响是正向的——收入增加,需求上升。但茅台酒显然不在此列。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8年期间,我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1.39倍,而对茅台酒的需求可能增加更多,茅台酒的需求收入弹性很可能大于1。考虑到过去10年茅台酒供应量才增长了1.43倍,上述分析意味着,仅仅收入上升带来的需求增加,已足以保证茅台酒供需的大体平衡。而在收入之外,还有其他因素影响需求,譬如偏好的改变。

  上世纪90年代以后,五粮液曾长期与茅台酒分庭抗礼,直到2010年前后,前者在高端白酒市场的占有率仍高过后者。而到了今天,茅台酒已确立了独一无二的地位。

  除收入和偏好外,预期影响也不容忽视。茅台酒是消费品,亦兼具收藏品和投资品的属性。高度白酒只要存储得法,时间越久,口感越好,价值越高。其中,又以酱香型白酒最适宜收藏,而茅台酒正是高度酱香型白酒。还有,作为白酒界的“硬通货”,茅台酒的市场流通性高,储存或收藏带来的溢价相对容易变现。加上近年茅台酒常常有价无市,更强化了持有茅台酒会带来较高收益的预期。很多人即便自己不喝、无宴客之需,也愿囤上几瓶茅台酒。这就是说,对投资和收藏茅台酒收益的预期,也推动了茅台酒需求的上升。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使茅台酒需求增长显著快于供给,进而拉动价格持续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