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燎源、朱峰、许尔纯以雕塑的方式感受时间的

供应伙伴

许燎源、朱峰、许尔纯以雕塑的方式感受时间的

  著名法国哲学家柏格森,在对于时间的理解上,提出了“绵延”的概念,他表示时间作为一种永恒流动的生命之流,摒弃了物理上对于时间刻度的精准割裂。这样时间就被赋予了生命,是一种用生命冲动为基石,以时间为本质,以直觉为方式的哲学理念。当这种哲学理论运用在雕塑创作上,则是用“线”的流动延伸来表达时间的流动,遭遇情绪,然后按照自己的方式“内部生长”。

  2019年1月5日下午3点,“时间之隙2019当代雕塑三人展”在成都许燎源现代设计艺术博物馆2楼拉开帷幕。本次展览由吴兴明、邱晓林作为学术支持,张群英担任策展人,展览展出了许燎源、朱峰、许尔纯三位艺术家近四十余件雕塑作品展,及数十件新近创作的平面架上作品。展览吸引了来自四川乃至全国文化艺术界及社会各届众多人士参观。在开幕式现场,策展人、三位参展艺术家相继致辞,并由艺术家马一平宣布展览开幕。

  策展人张群英女士在开幕现场介绍这场展览时表示,“这个展览历经十月孕育,生长出今天的样子,那种等待十分美好,我们期待此刻。”从许燎源博物馆之前的“时间的浮标——许燎源青铜艺术展”到后来的“有时间——2018许燎源艺术展”再到如今的“时间之隙——当代雕塑三人展,三场展并非刻意组成时间线性,但在浑然的“物感主义”艺术坐标中,自然而然成为三个时间棱面。这是一个多维的时间概念。物感主义的作品是没有边界的创造力涌现,它没有意义的系统性焦虑,在遭遇中生发,它不是来自于我们生活中的经验,而是时间碎片的聚合物。

  对于这次展览,许燎源有一句精彩的陈述:“时间是平庸的沙漏,我们创造时间”。当进行这样的表述之际,实际上他就指向了这样一项事业:在把握到时间视野之下,用对时间的思考来考察雕塑活动或艺术创造行为本身的时间性。因此,许燎源在接受本刊杂志记者采访时详细表示,时间就是“瞬间”、“此刻”,是构成艺术永恒的缝隙,把我们所有的生命体验与世界交互的状态慢慢浓缩成无数种感觉的化合物。好的艺术就是有时间性的艺术,它是内时间的启动。我们在欣赏艺术的过程中,它产生了一种扣人心弦的内在时间的开启,直接进入作品的内核,这个“时间”和科学的时间(从一刻到另一刻的时间)是不同的,它是一种内在心神的焕醒,它是温峻冷冽的幽微之光,它是一种期待、一种融化、终成一物。时间是此刻,青铜是此刻的不朽。

  这种对雕塑的理解与把握,更进一步说,也是对艺术实践的理解和把握。把时间性作为艺术实践的核心,意味着将雕塑和其他的艺术类型创作,都把握为一种创生事件。时间,其实就指涉了事件。正是从这个起点出发,作为事件的艺术创生行为,才消弭或无视了各种艺术类型的边界,即瓦解掉了各种特殊艺术类型的规定性和逻辑范畴。我们在进行雕塑创作的时候,他不会先有一个主题:“比如我要表达崇高,我要表达诗意”,那“刻意的诗意、刻意的崇高”就全都消失了。正因如此,材料本身所产生的感性力量,所表达的艺术效果,得到了格外纯粹的体现。也因为创作时不追求意义,站在感知的前言,不追求任何意义,反而产生了哲学的先锋性,这就是它最大的意义。

  许尔纯是一个青春少年,还未满十六岁,他不善言辞或文字表达自己的想法,许尔纯曾说“褶皱与光影就是作品的内容”和“艺术是人类感知无法描述的事物”,看似深奥的艺术体悟,其实是无心的言说,他还没有多少阅历,他有对世界的好奇和未被教化的直觉,这应该是他作品充满单纯而又生命饱满的生发契机。这次参展作品除了雕塑,还有摄影。摄影作品拍摄的是红绿色的手的动态,他让模特的手始终处于动态之中,实行抓拍。尺幅超大,大概是两米二的高度,视觉感受超出了传统摄影的基本规格,极有陌生感。

  时间既具体也抽象,我的生活都是由时间构成的,而这次艺术展的作品是我生活所有的片断、重组、构成。我喜欢以我的感受而创作,比如我听的音乐、哪一天做过的事情、跟每个人的交流、看到的一切景象等等,都会对我的作品产生影响。其实艺术对于我而言就是所有时间片段的集合。它是压缩与伸展,它是激动与向往。可能,褶皱与光影就是作品的内容。许尔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朱峰这次呈现的不锈钢材质的雕塑,以316号材质来制作。所有作品都手工锻造。一些雕塑,竟由一百多块不锈钢面焊接而成。工艺繁复,乐此不疲。策展人张群英说,“在这个充满功利和策略的世界,朱峰有一种简明的纯粹,随时可由艺术话题唤起无限的渴望与激情,他思索、反省、敏锐,还有来自生命原初的表达冲动:燕子是我的羽毛,雕塑是我的情人!”

  关于这组黑陶作品,艺术家朱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一次朋友的带领下,无意间接触到了四川荥经的黑沙陶,它粗狂朴实的质地吸引了我,于是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陶艺非得要做成陶艺?它不过就是一种材料的表达,只是作品的一部分, 刚好有这个机会,就制作了这个系列的作品。我是想通过最普通、最平民、老百姓最熟悉的材料赋予它新的观看角度,同时用最昂贵、最权力、最高贵的18K金箔来做结合,让人在视觉上产生强烈的冲突,一个是平民的用具,一个是皇家的专属,共生共和,冲突而又和谐。这些作品仿佛可以不断重复叠加,不断生长,这也是时间的维度,它集中精神强调了内核力和外张力的共同作用并呈现出某种新鲜的意象。包括那几件表达物质固态和液态之间状态的作品让人印象深刻,它们像是某种来自未来又凝固了过去时间的生命体——这作品里“有时间”。

  未满十六岁的青春少年许尔纯;简明纯粹的青年艺术家朱峰;“没有边界”的艺术家许燎源;三个年龄,三种人生,他们对于“时间”这一抽象的概念,有怎样的感悟和体会,这场展览,能否让我们找到答案?我想,只有等观者步入展厅,在感受作品之隙时才能找到你所想要的答案。此次展览作为许燎源现代设计艺术博物馆的年度大展备受业内外关注。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2019年3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