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红集团董事长张金山:苦心酿出枸杞酒

供应伙伴

宁夏红集团董事长张金山:苦心酿出枸杞酒

  下图 在宁夏红传杞财富峰会上,张金山和与会专家、企业家共同启动再续传奇水晶球。(资料图片)

  说起宁夏,荒漠和贫瘠不知牵动了多少老人的记忆。而如今,每每有外乡人见到宁夏人,总要热情地招呼:“你们那里的枸杞真好,枸杞红酒好喝!”

  “何为宁夏最亮丽的名片?除了枸杞还是枸杞!宁夏要摆脱贫困,打响自己的地域品牌,就应该从枸杞做起!”张金山,这位52岁的宁夏红枸杞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率领他的团队历时15载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将枸杞90%以上的精华成分释放在酒液中,让“宁夏红”以及“传杞干红”,不仅畅销华夏,而且远销日韩欧美市场。

  经历了本世纪初产品在全国一炮走红的荣耀,也抵抗住了企业步入平台期的寂寞和“快钱式”机会的诱惑,张金山坦言,自己决不后悔:“因为我们是有梦想的人。做出一家全球最大的枸杞产业公司,让宁夏枸杞走向世界、成为时尚,既是我的梦想,更是恒久坚持的动力。”

  1996年春,当时还是宁夏青铜峡酒类专卖局局长的张金山突然放弃公职,下海经商。尽管那时深圳已成为国内创业者的天堂,可远在西北偏僻的小城,竟然有“坐上局长宝座”的人扔下“铁饭碗”,这个不小的新闻一时间被炒得沸沸扬扬。

  张金山回忆说,当时,他一心想着,“我能否做点事?能否办好一个企业?在国内打响一个品牌?”这种念头在大脑里不停地闪烁,理想的力量使得他激动难抑。

  张金山第一步瞄准了宁夏中卫市的一家白酒厂。企业本身不大,产品“香山春”在宁夏曾经辉煌过一阵子。然而,由于产品质量不稳定,积压严重,企业经营急转直下,奄奄一息。张金山决意收拾这个乱摊子。

  “我们要把‘香山春’打造成西北酒类知名品牌!”带着一路追随自己的几个年轻人,张金山挤上了人满为患的绿皮火车。一次又一次的闭门羹没有熄灭张金山心中的那团火,终于,他叩开了“五粮液科研所”的大门。调整技术、工艺,变革营销策略……不到1年,曾经香飘宁夏的“香山春”不仅再度焕发出生机,而且迅速走出宁夏,畅销陕甘宁多个省区,企业一举扭亏为盈。

  正当“香山春”销售势头火爆,张金山却突然决定,放弃白酒,从头再来。发生了什么?时隔多年,张金山揭开了谜底。

  1999年10月,时任国务院总理的到中卫市视察,品尝了中宁枸杞制品厂生产的枸杞酒,连连称赞好喝。可当时,这个枸杞酒厂已经濒临倒闭。听闻此事,前来视察的领导们纷纷感慨,怎么会是这样?宁夏缺少名牌产品,这个枸杞酒不是大有文章可做吗?

  不久后,自治区领导找到张金山,问他愿不愿意收购中宁枸杞酒厂。张金山二话没说,欣然从命!

  张金山回忆说,当时,不少朋友纷纷打电话劝他,千万不要头脑发热。可张金山牛脾气犯了,他不仅“头脑发热”,而且,心都快沸腾了。枸杞是中国特有的作物,外国是没有的。中国枸杞以宁夏最为闻名,而宁夏枸杞又以中宁为最佳。“不做枸杞的文章,不仅是企业经营决策的重大失误,而且愧对宁夏这片盛产优质枸杞的土地!‘香山春’卖得再火,永远是地方口感的特色酒。凭借枸杞的无形品牌资产,枸杞酒完全有红动中国的可能!”张金山亢奋得无以复加,嘴里不停念着,宁夏枸杞,宁夏红酒……

  2002年,随着宁夏枸杞果酒的推出,营养酒家族立刻喧嚣无比。放眼全国,各式各样的枸杞果酒竞相出炉,品牌多达上百个。由于当时国内没有行业标准可以规范,无论产品名称、包装形式、产品外观,很多厂家均效仿宁夏红,一切看似风光无限,实则暗流涌动不休。

  “都是10多年前的事情了,还是不要谈了吧。”当记者几次将话题引到那段历史,不知为什么,张金山总是回避。

  “董事长不愿回忆那段往事。真的太难了,太苦了,真不知我们是怎么挺过来的。”宁夏红枸杞产业集团品牌部经理赵珍告诉记者。

  赵珍说,当时,集团为了打败竞争对手,确立了差异化竞争的目标。那时的他们将目光锁定在创新酿制工艺上。“枸杞表面有一种蜡质保护膜,传统酿制法是先用白酒浸泡,由于无法去掉这个保护膜,枸杞营养成分只能释放10%。必须摸索出一套新的发酵工艺,才能让更多的营养成分释放至酒体里”。

  为了试验需要,集团从杞农那里收购第一流的枸杞鲜果。彼时,一流枸杞正常收购价只有每公斤3元,可为了保证原料供应,集团硬是按照每公斤9元的价格支付。然而,他们的一片诚心似乎没有带来好运。由于枸杞酒体不稳定,上千万元扔进去了,上百次试验失败了,几十万吨不合格枸杞酒倒掉了。

  集团采购部问张金山,一流枸杞供需紧张,还收不收?收!按比合同价高10%的价格,接着收!

  常言道,好酒也怕巷子深。当时,不少人怀疑,并不以科技著称的宁夏真的能产出国内顶级枸杞果酒?

  “产品质量工艺过关了,销售大战更是块难啃的骨头。”宁夏红枸杞产业集团经营部业务总监陈存彦操着浓重的西北口音,“我的梦想是‘杀出’西北,‘挺进’中原,‘决战’华南,‘进军’东北。好长一段时间里,我脑子里只有4个字,‘市场’与‘回款’……冲杀几年,我才发现,酒业经营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何为推销与促销?如何与消费者形成互动?怎样打广告才能让消费者更快地接受新产品?怎样才能实现更好的品牌价值?我们还摸索形成一系列理念,诸如,‘没有感动,就没有消费者’,创新市场链的订单法则等等”。

  2008年秋,在那个金色的季节里,这支历经8年打拼活下来的团队,开始盘点自己丰硕的果实:

  “每天喝一点,健康多一点”,央视多频道滚动播出的宁夏红广告语已家喻户晓;翻番增长的市场份额使得宁夏红稳坐国内保健酒霸主地位;宁夏红一举夺得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国家知识产权局联合颁发的中国专利奖金奖,成为迄今为止十五届中国专利金奖评选中唯一一家获此殊荣的酒类企业。

  2012年,宁夏红集团迎来最惬意的一年。来自全国31个省区市的订单如雪片般飞来,销售人员加班加点也处理不完,每月有来自全国大小银行的回款,财务人员也经常加班加点。

  恰在此时,有人泼出一大盆冷水:“想听实话吗?依我看,你们宁夏红红不了多久!”

  那是乍暖还寒的4月,在去深圳的飞机上,张金山偶遇了一位业内朋友,他的实话令张金山震撼:“喝酒喝的是味道,健康是个卖点,但光靠健康,你能卖多久?为什么法国干红经久不衰?人家酒庄里酿制的酒不止健康,而且就是有味道……”

  下了飞机,张金山要请这位朋友喝茶,朋友一挥手扔下一句话:“不用了。法国波尔多地区有个酒庄要出售,若感兴趣可以试试。”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那位业内朋友怎么也想不到,3个月后,宁夏红以1000万欧元成功收购法国波尔多两河之间的大慕爱酒庄。

  “表面上看,我们集团风生水起,其实已是危机四伏!”张金山语重心长地给团队上课:要看大趋势。

  ——由于国内果酒和保健酒多走粗放之路,低价劣质酒几经曝光,国人健康保健意识愈来愈趋于理性,饮品愈来愈倾向高档葡萄酒系列。国内酒业新一轮洗牌即将到来,宁夏红转型升级刻不容缓。

  ——为什么要收购法国酒庄?因为,法国酒庄多采用橡木桶进行窖藏。橡木桶本身含有“单宁酸”,如果宁夏红传杞干红通过自身低温发酵工艺,再经法国橡木桶窖藏,酒体散发的香气将更加厚重舒缓,与众不同。

  2014年,香气淡雅、色泽诱人的传杞干红一经推出,迅速走红国际展会。何为中国味儿?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学院院长杜德先生给予高度评价:“这酒好棒,舌尖的味道儿是纯中国的!法国葡萄酒颜色多为玫瑰色,香气浓烈,这款中国酒的香气与中国人一样,含蓄内敛,颜色金黄,充溢着贵族气息。”

  很快,国内外酒商及专家就对传杞干红的内在品质打出高分:中国独有、宁夏最佳的枸杞,抗氧化能力是红石榴的3倍、葡萄的14倍、苹果香蕉的140倍。经过中法顶级酿酒工艺碰撞,成功激活其表面的蜡质层,这一工艺再度填补国际保健酒业的空白。

  那一晚,当得知又一艘满载2000多箱传杞干红的货轮经天津港运抵韩国,张金山他们开心地笑了,笑得酣畅淋漓……(经济日报记者 许 凌)